信息内容:

北京恒通创新整体房屋组装有限公司裁判文书

北京恒通创新整体房屋组装有限公司
  • 注册资本:30000万元
  • 成立时间:2010-06-01
  • 注册地:北京市-市辖区
  • 联系电话: 010-5796**** 登录后可见
  • 备案地:
  • 67
    中标数量
  • 0
    诚信信息
  • 0
    获得荣誉
注册体验账号登录

王振水与北京恒通创新整体房屋组装有限公司劳**********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京0111民初10050号
原告王振水,男,1966年8月20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吕强,北京市智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恒通创新整体房屋组装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葫芦垡万兴路86-5号1幢。
法定代表人孙志强,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魏萍,女,1972年1月25日出生,北京恒通创新整体房屋组装有限公司人事主管。
委托代理人姚志明,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王振水与被告北京恒通创新整体房屋组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通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振水及委托代理人吕强,被告恒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魏萍、姚志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振水诉称:原告于2014年2月入职被告公司,岗位为钢筋工长,月工资为6000元。2016年1月及2月因公司原因而安排放假。在职期间被告未支付加班费。现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恒通公司:1.支付2016年1月至2016年2月20日工资共计12000元;2.支付2014年2月20日至2016年2月20日期间休息日、法定节假日、延时加班工资共计58968元;3.支付2014年、2015年防暑降温费720元;4.支付2014年2月20日至2016年2月20日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6000元;5.确认2014年2月20日至2016年2月20日与被告存在劳动关系。
被告恒通公司辩称:第一,2015年12月26日开始原告所在项目部是放假,因原告在此期间未提供实际劳动,被告已经按照北京市最低工资70%的标准支付生活费。第二,原告作为项目部的施工负责人,所得薪资高于其他工作人员,我公司以完成项目作为考核标准,故不同意支付加班费。第三,原告第一年没有带薪年休假,第二年应该是五天年休假。认可仲裁裁决确认的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同意按仲裁裁决的数额支付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和防暑降温费。
经审理查明:王振水与恒通公司于2014年2月21日至2016年2月20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王振水的岗位是钢筋工长,负责钢筋工程的施工、现场管理及验收;月工资标准6000元。2015年12月26日起,恒通公司安排王振水放假。2016年1月及同年2月,恒通公司向王振水每月支付生活费1226.64元。2016年1月8日,王振水收到恒通公司劳动合同到期终止不再续签的通知。2016年2月24日,恒通公司支付王振水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2000元。
王振水陈述其入职时经由刘文远面试,约定实行标准工时制。实际工作时需每天上班,有事可请假,如果长时间休息会扣工资;每天工作时间为早8时至晚17时30分,中午休息1小时,每天上班;由预算李学龙负责考勤,但无需打卡、签字。王振水提交自行书写记录的施工日志,以证明存在加班。恒通公司主张该日志只有王振水签字,对其真实性及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恒通公司提交王振水的劳动合同,签订于2014年2月20日,约定工作起始日期为签订合同的次日,至2016年2月20日终止,落款乙方处为王振水签字。王振水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主张入职时签署的劳动期限是十年,该合同非其本人签署。
2016年2月23日,王振水以恒通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北京市房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恒通公司:1.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2000元;2.支付2016年1月至2016年2月工资共计12000元;3.支付2014年2月至2016年2月休息日、法定节假日、延时加班工资共计58968元;4.支付2014年、2015年每年6月至8月防暑降温费720元;5.支付2014年2月至2016年2月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报酬6000元;6.确认2014年2月至2016年2月与恒通公司存在劳动关系。2016年7月8日,该委作出京房劳人仲字[2016]第1254号裁决书,裁决恒通公司:1.确认王振水与恒通公司于2014年2月20日至2016年2月20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支付王振水2014年、2015年每年6月至8月期间防暑降温费720元;3.支付王振水2015年2月20日至2016年2月20日期间带薪年假工资2758.62元;4.驳回王振水其他申请请求。王振水不服该裁决,于法定诉讼期间内诉至本院。
以上事实,有京房劳人仲字[2016]第1254号裁决书、汇款凭证、会议纪要、不再续签劳动合同告知书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仲裁裁决确认恒通公司与王振水于2014年2月20日至2016年2月20日存在劳动关系,恒通公司支付防暑降温费720元;恒通公司未就裁决提起诉讼,视为认可裁决结果;该劳动关系存续期间与王振水当庭陈述可相一致,防暑降温费数额亦与王振水诉讼主张金额相一致;本院对仲裁裁决结果予以确认。
非因劳动者本人原因造成用人单位停工、停业的,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用人单位应当按照提供正常劳动支付劳动者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可以根据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按照双方新约定的标准支付工资,但不得低于本市最低工资标准;用人单位没有安排劳动者工作的,应当按照不低于本市最低工资标准的70%支付劳动者基本生活费。2016年1月至同年2月20日,恒通公司安排王振水待岗,并每月发放生活费1226.64元。故恒通公司仍应支付王振水2016年1月工资差额4773.36元。王振水该项主张中的过高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恒通公司主张已安排王振水享受带薪年休假,然恒通公司系依照生活费标准向王振水发放工资,其所主张本院不予采信。王振水未就入职恒通公司之前的工作经历进行举证,故其应自2015年2月20日起可享受带薪年休假5天。结合双方于庭审中陈述王振水工资标准,经核算,恒通公司应支付王振水2015年2月20日至2016年2月20日期间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2758.62元。王振水该诉讼请求的过高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建筑行业有其特定的运营特点,王振水的任职岗位为钢筋工长,其在入职之初对工作时间即应明知,而仍应允了恒通公司的工资支付标准,即为王振水认可该工资报酬为对其工作时间的对待给付。且,王振水于庭审中陈述恒通公司并未通过打卡或签字等方式对其进行考勤,短休时并不扣发工资。加之,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王振水所提交的施工日志,系其自行书写记录,缺少恒通公司印鉴或相关负责人签字,其真实性本院不予认可。故,王振水所示证据未能有效证明其存在休息日加班、法定节假日加班及延时加班,亦无法证明恒通公司存在欠付加班费的情形;对其所主张的加班费之诉请,本院难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北京恒通创新整体房屋组装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王振水二○一六年一月工资差额四千七百七十三元三角六分;
二、被告北京恒通创新整体房屋组装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王振水二○一四年至二○一五年防暑降温费七百二十元;
三、被告北京恒通创新整体房屋组装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王振水二○一五年二月二十日至二○一六年二月二十日期间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二千七百五十八元六角二分;
四、确认原告王振水与被告北京恒通创新整体房屋组装有限公司于二○一四年二月二十日至二○一六年二月二十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五、驳回原告王振水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十元,由被告北京恒通创新整体房屋组装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代理审判员  吴奕晗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牛淑静

同地区最新中标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