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内容:

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裁判文书

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注册资本:41100万元
  • 成立时间:1997-05-23
  • 注册地:甘肃省-兰州市
  • 联系电话: 0931-832**** 登录后可见
  • 备案地:
  • 421
    中标数量
  • 15
    诚信信息
  • 110
    获得荣誉
注册体验账号登录

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与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原告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鹤壁市开发区淇河路桃源小学西侧。
法定代表人宗继龙,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岳峰,男,汉族,1965年10月15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王榜记,男,汉族,1970年10月2日出生。
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北滨河中路1272号。
法定代表人张国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丁虎明,甘肃同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苏有斌,男,汉族,1963年12月26日出生。
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住所地:西安市灞桥区席王街道办事处官厅村。
负责人吴彦君,厂长。
委托代理人余洋,陕西海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照,陕西海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住所地: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华山大街31号。
法定代表人樊立新,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党海峰,陕西博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世民,陕西博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曲殿成,自由职业。
委托代理人黄建刚,男,汉族,1963年12月15日出生。
原告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曲殿成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榜记、岳峰、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苏有斌、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的委托代理人余洋、周照、被告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党海峰,被告曲殿成的委托代理人黄建刚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诉称,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承建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部分建筑主体基建工程中,经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同意将灞桥电厂(2×300MW)热电技改工程1#标段送风机支架,一次风机及电梯竖井钢结构安装工程分包给原告公司承建。2008年12月8日,经第一被告工作人员及该项目经理确认,原告公司对上述工程已安装完成,同时对原告公司的工程量进行了确认,其中送风机支架227.4T,一次风机14.53T,电梯竖井81.37T。依据陕西省相关政策及国家电力工程决算的相关规定,原告对完成工程量进行概算,所完成工程量总计费用为475533元,结合行业的下浮比例,原告公司应收工程款367000元。现该工程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已投入使用近两年,工程投入使用至今,原告公司无数次找被告催要工程下欠工程款,而被告均以各种理由拒付。原告无奈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向原告支付工程款367000元,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承担连带给付责任;本案诉讼、鉴定等相关费用由两被告承担。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工程联系单1份、安装工程概(预)算表1份、安全文明施工处罚单5张及照片5张、安字095号处罚通知书1张、证明1份,原告所提交的证据均为复印件,除安字095号处罚通知书未提供原件供本院核对外,其他材料经本院核对均与原件无异。
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辩称,其作为被告的主体不适合;原告诉称也与事实不符。原告所诉标的为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发包给曲殿成的部分安装工作,而且本案所涉的工程是曲殿成发包给原告的;原告与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没有合同关系,因此原告起诉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不合理的,原告所诉责任不应由其承担。此外,被告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未及时给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付款,致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对其他的分包方出现欠款的情况,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曲殿成的账务还没有结算清楚,但据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账务显示,其已经不欠曲殿成的钱款。故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对其起诉。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钢结构制作安装工程承包合同1份(5页)、电梯井送风支架合同1份(4页)、说明1份(1页)、付款收据、发票、申请单及借款单共17份(7页)、委托书1份、付款收据及调料单20份(20页),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所提交的证据均为复印件,除付款收据及调料单、委托书、电梯井、送风支架合同未提供原件供本院核对外,其他材料经本院核对均与原件无异。
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辩称,其与原告之间无施工合同法律关系,不应承担给付工程款的义务。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已依约向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支付了相应工程款的价款,不存在欠付工程款的行为。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大唐灞桥热电厂(2×300MW)热电技改工程第一标段(井1机组土建、安装)施工合同1份(11页)、工程施工报表10份(34页)、发票10份(40份)、付款凭证10份(27页)、对账单1份(1页),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所提交的证据均为复印件,经本院核对均与原件无异。
被告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辩称,其与原告之间没有合同关系,其与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也不存在欠付工程款的情况;而且原告在诉请中亦未要求被告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承担责任。被告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大唐灞桥热电厂(2×300MW)热电技改工程第一标段(井1机组土建、安装施工合同)1份(101页)、工程量回访记录1份(1页)、工程价款对账单1份(1页)、会议纪要9页,被告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所提交的证据均为复印件,除工程价款对账单、会议纪要未提供原件供本院核对外,其他材料经本院核对均与原件无异。
被告曲殿成辩称,原告所诉工程款与其无关。曲殿成在灞桥热电厂技改工程中分包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承揽的部分工程,全部工程款1630000余元,尚欠900000元左右未付。因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违约,且拒不支付曲殿成工程款,导致曲殿成在2010年3、4月多次去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广东办公地追索工程款;此外,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工地上私自将钢材拉到工地以外的场地堆放达几百吨,又因管理混乱,大量的材料丢失,导致现场领料与加工标准严重不符,这一后果应由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承担。因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拖延履行合同义务,导致曲殿成工程款至今无法全额兑现,故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本案中受损的不仅是原告,曲殿成也是受损人之一。被告曲殿成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录音资料4份。
经审理查明,2007年5月28日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与被告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签订大唐灞桥热电厂(2×300MW)热电技改工程第一标段(井1机组土建、安装施工合同)一份。该合同约定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将其(2×300MW)热电技改工程第一标段承包给被告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2007年5月,被告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将其承包的上述第一标段部分工程分包给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同月,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开始施工,但被告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与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未就上述分包签订书面合同。
2007年8月12日,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被告曲殿成签订钢结构制作安装工程承包合同,将其在西北建设第一工程公司分包工程的一部分(10项)又承包给曲殿成劳务队。该合同签订后,曲殿成即开始组织施工。2008年7月至8月,被告曲殿成以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不支付工程款为由离场停止施工。被告曲殿成称其离场时,与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约定的10项工程尚有电梯井、送风机支架及一次性风机3项工程尚未安装完成。2008年7月底,原告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进入涉案工地开始实际对大唐灞桥热电厂(2×300MW)热电技改工程第一标段(土建部分)项下热力系统电梯竖井、送风机支架、一次性风机钢结构工程进行安装施工,2008年8月至9月间,原告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安装施工完毕。2008年12月8日,原告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书面工程联系单上确认“大唐灞桥热电厂(2×300MW)热电技改工程1#标段送风机支架、一次风机及电梯竖井钢结构安装工程,经贵公司下属的曲殿成施工队与我公司协商,将上述工程分包给我公司施工。现上述工程已安装完成,经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灞桥项目部验收合格。工程量如下:送风机支架:227.4T;一次风机:14.53T;电梯竖井:81.37T。”
2008年11月28日大唐灞桥热电厂(2×300MW)热电技改工程第一标段主体工程完工,开始运行投入使用。
另查明,2008年7月3日,原告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涉案项目负责人王榜记曾与被告曲殿成签订电梯井、送风机支架合同一份。该合同最后载明“证明单位:甘肃第一建设集团第五工程公司,负责人:---;总包人:甘肃一建烟塔公司,负责人:曲殿成;分包人: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榜记;签订日期:二00八年七月三日。”该合同未加盖任何公司印鉴。该合同签订后,原告方涉案项目负责人,以合同未加盖甘肃一建烟塔公司公章为由,向曲殿成要回合同,并称该合同已被其撤毁。原告经多次向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催要工程款无果,无奈诉至法院。
案件审理中,原告申请依据“工程联系单”确认的工程量,对工程(造价)进行了鉴定,经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鉴定中心委托陕西信远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鉴定,上述工程造价为185843元;鉴定费20000元。
庭审中,原告自愿将诉讼请求重新确定为:判令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向原告支付工程款185843元,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承担连带给付责任;本案诉讼、鉴定等相关费用由两被告承担。
又查明,涉案工程的发包人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与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与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均未就上述工程进行最终结算。
上述事实有工程联系单、钢结构制作安装工程承包合同、电梯井、送风支架合同、大唐灞桥热电厂(2×300MW)热电技改工程第一标段(井1机组土建、安装)施工合同、工程施工报表、发票、付款凭证、对账单、工程量回访记录及庭审笔录等材料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原告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涉案项目负责人王榜记虽曾与被告曲殿成签订电梯井、送风机支架合同,但合同中载明的主体分别为“甘肃一建烟塔公司”及“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该合同仅有曲殿成、王榜记个人签名,而曲殿成与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也无委托代理关系,合同亦未加盖任何公司印鉴;该合同签订后,原告方以“甘肃一建烟塔公司”未加盖印鉴为由向曲殿成要回合同并销毁,故该书面合同并未成立、生效。后原告实际对大唐灞桥热电厂(2×300MW)热电技改工程第一标段送风机支架、一次风机及电梯竖井结构安装工程进行了施工,并与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书面工程联系单上对工程量进行了结算。故原告与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存在实际工程分包合同关系。
原告实际施工工程的发包人系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将其热电技改第一标段工程发包给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将其中部分土建、安装工程分包给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又将其中部分制作安装工程分包给曲殿成,曲殿成完成大部分后,以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不及时支付工程款,其已无力再垫付施工资金为由撤离施工现场。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曲殿成合同约定中未完工的(2×300MW)热电技改工程第一标段送风机支架、一次性风机及电梯竖井结构安装工程最终是由原告实际施工完成。
原告实际施工工程虽系层层违法分包,但原告实际施工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合格,并投入运行使用,故原告作为实际施工人要求违法分包人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向其支付工程对价,不违背相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此外,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作为发包人,自认涉案的大唐灞桥热电技改第一标段工程尚未与总包人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结算,其作为发包人,未证明其对涉案工程已支付了应付工程款,故原告要求其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作为发包人应在欠付总包人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工程款范围内对原告所诉工程款185843元承担连带给付责任。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虽称,其与被告曲殿成合同约定施工部分及原告实际施工部分系劳务分包,但原告实际施工部分实为建设工程分包,故对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该项主张,本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六条、第一百零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185843元;
二、被告大唐陕西发电有限公司灞桥热电厂在欠付被告西北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工程款范围内对原告鹤壁市天河防腐工程有限公司承担上述185843元工程款的连带给付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6805元、鉴定费20000元,原告已预交。案件受理费6805元、鉴定费20000元,共计26805元;由原告自行承担3446元,由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承担23359元,被告甘肃第一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应连同上述应付之款一并给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贺延昌
审 判 员  赵耀世
代理审判员  徐 严
二〇一二年八月七日
书 记 员  赵 宇
同地区最新中标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