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内容:

江苏吉通电力工程安装有限公司裁判文书

江苏吉通电力工程安装有限公司
曾用名
  • 镇江市吉通电器工程安装有限公司
我要认证
注册资本 10300万元 联系电话 0511-8882****     更多号码   添加
注册地 江苏省-镇江市 备案地区 登录后可见
注册体验账号

江苏吉通电力工程安装有限公司与汤效鹏劳动*********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苏1102民初1430号
原告:江苏吉通电力工程安装有限公司,住所地镇江市禹山路277号美馨嘉园50幢第1至2层103室。
法定代表人:沙德江,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丹丹,江苏瀛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柯,江苏瀛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汤效鹏,男,1957年8月2日生,汉族,住镇江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樊巧云,江苏东方之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东霞,江苏东方之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江苏吉通电力工程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吉通电力公司)与被告汤效鹏劳动争议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吴福君独任审判,于2017年6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吉通电力公司的诉讼代理人王丹丹、被告汤效鹏及其诉讼代理人樊巧云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吉通电力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原告无需支付被告经济补偿金13500元;2、判决原告无需支付被告年终实物福利款2000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1、原告至今为止从未与被告解除过劳动关系。2017年1月起,被告无任何正当理由不到单位上班,并于2017年1月16日起至镇江市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以下××市××)申请仲裁,要求原告予以赔偿。原告在接到市仲裁委的调解通知以后,于2017年1月23日在市仲裁委当面告知被告,要求其回单位说明情况并继续上班,该事实在市仲裁委的调解笔录中有记载。但被告方却明确表示不再回单位上班,故原告未发放其2017年1月份的工资,系被告主动要求离职;2、被告多次陈述其被原告单位的办公室主任口头辞退,却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所谓的办公室主任并非原告人事部工作人员,根本无权辞退员工,被告所述口头辞退的说法不能成立;3、原告在仲裁阶段已提供福利明细单,证明被告已经领取了相应的年终奖和年货福利,原告不应重复发放;4、从反映被告工资发放情况的银行明细来看,被告的每月工资并未达到3000元,市仲裁委计算经济补偿金的标准有误。原告对市仲裁委的裁决不服,故诉至法院。
被告汤效鹏辩称:1、原告认为其与被告之间从未解除劳动关系,事实上,自2016年12月26日起被告不在原岗位工作,原告从未联系过被告,更未书面通知被告回岗位上班,直到被告提起仲裁,才提出未与被告解除劳动关系的抗辩,原告的陈述既不符合情理,更不符合客观事实;2、被告已由原告单位的办公室主任口头辞退,这是客观事实,虽然办公室主任并非公司法人,也非人事部工作人员,但是他代表公司履行了职务性管理。原告辩称是被告擅自离岗,对此,原告单位应当举证证实,但原告单位自始至终并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3、关于年终奖和年终福利,原告单位制作了一个明细表,认为2016年度的年终奖、年货已经发放给被告,但并没有被告签收的任何凭证,事实上也是并未发放;4、被告的工资收入除了银行的流水之外,还有其他现金方面的收入,综合起来月工资总计已达到3000元。市仲裁委据此计算经济补偿金是正确的。请求查明本案事实后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经审理查明:被告于2012年6月入职原告单位,工作岗位为驾驶员,双方一直未签订劳动合同。被告实际工作至2016年12月24日,原告发放给被告工资至2016年12月。被告在原告处工作期间,每月基本工资为打卡发放,过节费、奖金等通过现金方式发放。2016年度被告的月平均收入高于3000元,被告按3000元的月平均收入基数进行主张。被告提供的个人所得税完税证明及税收完税汇总证明显示,被告在2015年12月的收入申报数额为3705元、2016年12月个人所得税收入申报数额为18200元。
另查,2017年1月16日,原告向市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原告:1、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29700元;2、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27000元;3、支付2016年年底实物福利款2000元;4、补足工资差额16028.85元(按其个人所得税申报收入数额为基数扣减已发工资后的差额)。该委于2017年4月11日作出仲裁裁决。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诉讼。
以上事实,有仲裁裁决书、福利费明细单、市仲裁委调解通知书、被告的银行交易明细、完税凭证及当事人当庭陈述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关于未签劳动合同的两倍工资问题。因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时效期间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算。被告于2012年6月进入原告单位工作,双方未签劳动合同。根据自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满一个月的次日起至满一年最后一日止未签劳动合同需支付两倍工资的法律规定,被告关于两倍工资的请求最迟应于2014年6月提出,现被告的该项请求已超时效,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劳动者主张被用人单位口头辞退,而用人单位主张劳动者自动离职的,由用人单位就劳动者自动离职的事实负举证责任,用人单位不能举证证明的,由其承担不利法律后果。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自2016年12月24日后被告不再提供劳动,原告发放其工资至2016年12月的事实均无异议,双方的意见分歧在于:原告主张系被告自行离职,而被告认为是原告口头向其提出解除劳动关系,但双方对此均未能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根据相关规定,应由作为用人单位的原告承担相应不利法律后果,结合被告陈述“在原告提出不让其到单位上班后其也表示同意不再上班”的事实,宜认定双方的劳动关系属协商一致解除。此情形下,作为用人单位的原告无需支付被告经济赔偿金,但依法应支付被告经济补偿金。为减少当事人诉累及节约司法资源,在本案中对此一并予以处理,根据被告在原告单位的工作年限计算,原告应支付4.5个月的经济补偿金共计13500元(3000元/月×4.5个月)。
关于被告主张的2000元年终实物福利款,因原告单位在2016年底实际发放了该项实物福利,其虽辩称也已向被告发放,但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本院对此辩解理由不予采信,故对被告主张的该2000元年终实物福利折抵款,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主张应按其个人所得税申报收入的数额支付其工资差额的请求,首先,因个人所得税申报数额并非与职工工资必然对应,还包括奖金、分红及其他福利等。其次,该数额还受纳税申报时点、合理避税措施等多方面因素影响,故被告当期纳税申报额不一定与当期收入完全相等,被告仅依据当期的纳税申报数额而主张的工资标准不具有客观性。据此,本院对被告主张的按其个人所得税申报数额补足其工资差额的请求亦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六条、第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江苏吉通电力工程安装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给付被告汤效鹏经济补偿金13500元;
二、原告江苏吉通电力工程安装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给付被告汤效鹏年终实物福利款2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5元,由原告江苏吉通电力工程安装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吴福君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史方雅
附相关法律规定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三十六条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第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
(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二)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向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
(三)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四)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五)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
(六)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第五项规定终止劳动合同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同地区最新中标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