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内容:

杭州市市政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裁判文书

杭州市市政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我要认证
注册资本 30000万元 联系电话 0571-8586****     更多号码   添加
注册地 浙江省-杭州市 备案地区 登录后可见
注册体验账号

马金蝉、杭州市市政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再审************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浙民申343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马金蝉,女,1951年11月24日出生,汉族,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姜海斌,浙江浙杭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高鸳,浙江浙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杭州市市政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环城北路**。
法定代表人:郑旭晨,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劲松,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马金蝉为与被申请人杭州市市政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市政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浙01民终519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马金蝉申请再审称:一、案涉市政公司项目部印章,虽然刻有“仅用于业主、监理工作联系,其他无效”内容,但其使用范围早已突破工作联系范围。市政公司与其他单位的《SP30钻孔桩施工分包合同》、《已安预制箱梁端部切除协议书》、《槽钢租赁合同》等均使用该项目部印章签订;郑旭晨作为市政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还用该项目部印章代表市政公司签订《钢箱梁制作安全生产文明施工责任书》,可见即使项目部印章刻有“仅用于业主、监理工作联系,其他无效”内容,市政公司仍以此印章对外签订合同,故案涉借款应视为市政公司向马金蝉所借。二、因秋石快速路三期工程项目部(以下简称秋三项目部)无独立的法人资格,马金蝉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秋三项目部资金往来均使用案外人浙江中汉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汉公司)或沈佳的账号,故马金蝉按《借款协议》约定将款项汇入中汉公司账户,已完成交付义务。三、秋石快速路三期工程项目由市政公司中标,对外欠款应由市政公司承担。四、本案借款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且马金蝉出借的款项全部用于秋石快速路三期工程项目所需的原材料、租赁机械设备、支付员工工资等用途。市政公司作为借款人,逾期未归还借款,应当承担还本付息的责任。五、市政公司与案外人郑伟劲之间签订的承包协议与本案无关,且该协议仅能约束市政公司与郑伟劲,对马金蝉不具有约束力,对马金蝉而言,郑伟劲的行为应视为代表市政公司的职务行为。市政公司提供的大量合同显示签约委托代理人均系郑伟劲,市政公司通过郑伟劲出面和陶冶协商借款等事宜,基于郑伟劲系市政公司负责人这一信赖,本案借款人系市政公司。马金蝉请求:一、撤销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浙01民终5193号民事判决;二、市政公司归还借款本金200万元及逾期还款利息394667元(暂计至2016年2月12日,之后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三、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市政公司承担。综上,马金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被申请人市政公司提交书面陈述意见称:一、案涉借款系典型的虚假借款,涉嫌虚假诉讼。二、秋石快速路三期工程项目系市政公司自营项目,完全按照市政公司的管理规定和要求实施内部承包管理,不存在着马金蝉所谓的秋三项目部资金走中汉公司账户的情形,也无证据证实资金全部用于案涉工程项目的事实,马金蝉提出的郑伟劲的行为应当视为代表市政公司的职务行为,构成表见代理的理由不能成立。故请求驳回马金蝉的再审申请。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200万元借款是否为市政公司的借款?马金蝉认为借款协议盖有市政公司秋三项目部印章,且约定将款项汇入案外人中汉公司的账户,其按约汇款200万元,也收到了盖有市政公司秋三项目部印章的收据,本案借款也实际用于案涉项目工程,其也收到了市政公司归还的部分利息,故本案借款人是市政公司。本院认为,马金蝉的主张不能成立,理由如下:首先,案涉借款协议和收据上虽然盖有市政公司秋三项目部印章,但该印章上刻有“仅用于业主、监理工作联系,其他无效”的字样,显然排除了用于借款等融资活动,马金蝉作为出借人,理应对此引起谨慎注意。其次,郑伟劲向市政公司领取该印章时出具的承诺书亦明确“决不用于项目部在对外联营、合作、担保等活动中签订各类合同、协议的盖章及任何对外经济活动的欠条、还款计划书的盖章”,中汉公司在承诺书上作为担保人盖章,故作为中汉公司法定代表人的陶冶显然知道秋三项目部印章的使用范围与限制。第三,陶冶是本案出借人马金蝉的外甥,马金蝉在二审答辩中亦认为本案借款系陶冶介绍其出借,基于马金蝉与陶冶的特殊关系,马金蝉显然知道或应当知道秋三项目部印章的使用范围与限制。第四,本案借款并非汇入市政公司账户,而是汇入中汉公司账户,且无法证明借款实际用于案涉工程项目。第五,马金蝉提供的2014年6月30日浙江省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综合业务系统交易凭证显示,支付利息的系陶冶,并非市政公司。最后,本案借款虽由案涉工程内部承包人郑伟劲出面所借,但郑伟劲与陶冶均系中汉公司占股50%的股东,在郑伟劲未得到市政公司明确授权其可对外融资的情况下,显然无权以市政公司名义对外借款,故二审判决认定郑伟劲的行为不构成职务行为,亦不构成表见代理并无不当。
综上,马金蝉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马金蝉的再审申请。
(此页无正文)
审判长  沈晓鸣
审判员  骆苏英
审判员  陈洪理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记员  周云芳
·2·

同地区最新中标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