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内容:

广东质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裁判文书

广东质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曾用名
  • 东莞市质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 注册资本:10333万元
  • 成立时间:2004-09-15
  • 注册地:广东省-东莞市
  • 联系电话: 0769-2388**** 登录后可见
  • 备案地:
  • 4
    中标数量
  • 2
    诚信信息
  • 3
    获得荣誉
注册体验账号登录

陈乙元与广东爱富兰建设有限公司、广东质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提供劳***************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19民终563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爱富兰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东路753号天誉商务大厦东塔五楼501、502室。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0007224860658。
法定代表人:肖汝朋。
委托代理人:杨娇莲,广东展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贺湄生,广东展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质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大朗镇怡朗路86号二楼。组织机构代码为:76730437-6。
法定代表人:张军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汤斌,广东大洲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蔡海平,广东大洲律师事务所辅助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乙元,男,白族,1980年1月6日出生,贵州省黔西县组3。
委托代理人:朱峰,广东名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郭成亮,男,汉族,1974年1月20日出生,湖南省永兴县组5。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蔡斫,男,汉族,1971年3月3日出生,贵州省习水县#5。
原审被告:东莞市五福购物中心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大朗镇富华中路181号五福购物中心地下商铺106。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190078579679XN。
法定代表人:梅林锋。
委托代理人:严雷霞,该公司职员。
原审被告:沃尔玛(东莞)商业零售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莞城区高第街1号市民广场北楼七楼7-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190068869154XN。
法定代表人:柯俊贤,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林迁爱,广东圣天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博也,广东圣天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东爱富兰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富兰公司)、广东质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质鼎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陈乙元、郭成亮、蔡斫,原审被告东莞市五福购物中心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福公司)、沃尔玛(东莞)商业零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尔玛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5)东二法朗民一初字第9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5年11月12日,陈乙元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沃尔玛公司、质鼎公司、郭成亮、蔡斫以及被追加的五福公司、爱富兰公司连带赔偿损失57513.44元(伤残赔偿金24491.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611.3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000元、护理费6000元、误工费9610.92元、车旅费2000元、鉴定费1800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沃尔玛公司、五福公司、爱富兰公司、质鼎公司、郭成亮、蔡斫承担。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7月15日,五福公司与爱富兰公司签订《东莞市五福购物中心商场公共区域装修工程施工合同》,就五福公司委托爱富兰公司承接五福购物中心商场公共区域装修工程施工的相关权利义务进行约定。五福公司提供的爱富兰公司营业执照、资质证明等证据显示,爱富兰公司具有建筑装饰工程设计专项甲级资质,其经营范围包括建筑装修装饰工程专业承包等项目,可从事资质证书许可范围内相应的建设工程总承包业务以及项目管理和相关的技术与管理服务。爱富兰公司主张其承接五福公司该工程后,由其公司自行安排施工,原审法院限期爱富兰公司提供具体施工情况及涉及施工的相关书面材料,爱富兰公司逾期未提供。
2014年11月20日,陈乙元在上述五福购物中心商场进行装修施工时,因墙面倒塌导致陈乙元从高处摔下受伤。
陈乙元受伤后被送往东莞市大朗医院住院治疗,住院37天至2014年12月27日出院。出院医嘱建议:1、休息四周;2、门诊复查。2015年10月8日,陈乙元经广东岭南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十级伤残。鉴定费1800元,陈乙元确认已由蔡斫支付。2015年11月12日,陈乙元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关于各方当事人的法律关系。
陈乙元主张其由蔡斫直接雇佣进行施工,但郭成亮、质鼎公司、爱富兰公司、五福公司、沃尔玛也均是其雇主。陈乙元提供郭成亮、蒙朝忠刘某豪的书面证人证言,并申请证刘某豪出庭作证。郭成亮出具的证明载明陈乙元、蔡斫于2014年11月16日在五福商场做地面和拆墙工作,该工程由质鼎公司总承包后分包给郭成亮、再分包给蔡斫施工。蒙朝忠刘某豪的书面证人证言内容基本一致,均载明蒙朝忠在工头郭成亮的召集下,自2014年11月13日起在质鼎公司的五福购物中心工地做泥水工,2014年11月20日,蒙朝忠和陈乙元等12个工友在做工,陈乙元在脚手架上工作时,墙面突然倒塌,墙砖砸到陈乙元,导致陈乙元整个人倒悬在脚手架上,面部、胸部等多处受伤刘某豪出庭作证时陈述,陈乙元受伤当天,其不在现场刘某豪回来时,陈乙元已被送往医院刘某豪系蔡斫的外甥,案涉施工现场刘某豪进行管理,其工资由蔡斫发放,其为大工,陈乙元为小工。
蔡斫主张其与陈乙元系工友,经他人介绍进入郭成亮从质鼎公司分包的工地,其和陈乙元一样,均是与郭成亮存在劳务关系。
郭成亮主张质鼎公司与其是分包关系,其与蔡斫亦是分包关系,但郭成亮仅是向蔡斫介绍该装修工程,质鼎公司是直接银行转账工资给蔡斫。
蔡斫、郭成亮对双方法律关系的主张虽有不同,但两人对案涉工程项目的施工、结算、陈乙元受伤产生的医疗费支付情况等的陈述基本一致,且均提供了解除合约协议书、代支付工人工资委托申请书、退场补充协议、单项工程现场量数清单、照片作为证据。解除合约协议书以“质鼎公司(五福项目部)”为甲方、以“(承包班组长)郭成亮”为乙方,载明乙方在大朗五福购物广场泥水、拆墙总工程款结算确认合计25,950元,因在拆墙施工中班组未按要求施工出现工伤事故产生医疗费15,537.4元,于2015年1月24日下午双方协商确认由甲方承担医疗费10,537.4元,乙方承担医疗费5,000元并在结算款中扣除,扣除后剩余工程款及工人工资共20,950元,甲方一次性结算给乙方,并与该施工班组长解除施工合同,协议书甲方由李建波签名,乙方由郭成亮签名,落款日期为2015年1月24日。代支付工人工资委托申请书载明郭成亮系东莞市五福购物中心公共区域室内装饰工程泥水、清拆分包班组长,特向质鼎公司申请代为支付郭成亮在该工程下属工人蔡斫2014年9月26日至2014年10月28日的工人工资20,950元,并同意在郭成亮的该工程泥水及清拆工程款中扣除该工人工资,落款有蔡斫在“工资领款及承诺人”处、郭成亮在“分包班组长”处签名,落款日期为2015年1月24日。退场补充协议载明兹有大朗五福购物中心工地泥水班组郭成亮,因自身原因不能遵守合同约定进行施工,特申请退场,现双方协商结果如下:1、一楼地板铺贴已收方量数930平方米;2、班组退场按实际工程量结算,930平方米×37元/平方米=34410元;3、扣留40%工程款作为收尾费用,最终支付34410元-(34410元×40%)=20646元;4、双方办理结算,10天内三方确认后支付;5、协议一经签字确认,该项目后期一切事项结束,双方不再产生任何关系;协议落款甲方代表何某平的签名,乙方有郭成亮及蔡斫的签名。单项工程现场量数清单显示“五福工地”工程“泥水”分包项目中地砖、打墙的工程量数,落款分包人处刘某豪的签名。照片显示拆墙的施工现场情况。质鼎公司主张上述证据没有原件,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但质鼎公司确认李建波何某平系其公司员工。
蔡斫还提供了“五福工地关于泥水班组员工工伤过程”、收据、协议、工程用款申请表、通话录音拟佐证其与陈乙元、郭成亮等人的法律关系。“五福工地关于泥水班组员工工伤过程”载明泥水郭成亮班组成员在2014年11月16日早上7点30分左右在一层卫生间拆墙期间,墙面不慎倒塌,砸到架子,导致该架子上的工人鼻梁骨受到严重损伤及左手脱臼,项目部得知情况,立即将该工人送往大朗人民医院进行治疗,其中从公司借8000元作为医疗费,该费用由李建波经理向公司借支,五福项目部对此事作以上证明,请公司知悉,落款为五福项目部,并加盖爱富兰公司的“东莞市五福购物中心”项目印章,见证人处有陈善辉何某平等人的签名。收据载明收到质鼎公司支付“五福广场一楼工伤泥水班”医疗费4000元,落款有“蔡卓代签”、郭成亮的签名。协议显示由五福项目部与“承包人”郭成亮签订,双方确认因清拆垃圾没有清运,原定拆墙单价50元/平方米,按35元/平方米结算,现场量数结算为151.55平方米。工程用款申请表以郭成亮的名义于2014年12月10日提出预支“五福购物中心”工程的工程款4000元用于医疗费。通话录音为蔡斫何某平、李建波、郭成亮通话的谈话内容,谈及质鼎公司、郭成亮与蔡斫对陈乙元受伤后费用、责任等方面的处理情况。郭成亮、质鼎公司对该录音的真实性均不持异议,质鼎公司主张“五福工地关于泥水班组员工工伤过程”、收据没有原件,不予确认。爱富兰公司确认“五福工地关于泥水班组员工工伤过程”中所加盖项目印章系其公司使用的印章,但其代理人表示对该文件的真实性不确定,原审法院限期其进行核实,但爱富兰公司未按期答复。
质鼎公司提供一份仲裁裁决书,显示陈乙元向仲裁部门申请仲裁,请求裁决确认质鼎公司与其存在劳动关系,并支付工资1280元,后仲裁部门以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对陈乙元的请求予以驳回。
沃尔玛公司主张其于2015年1月20日才与五福公司办理入场交接确认手续,陈乙元受伤时,沃尔玛公司尚未入场,故其与陈乙元既不存在劳动关系,也不存在雇佣关系,并提供租赁协议部分页面、进场函授权委托书及业主工程移交检查清单佐证,该证据显示沃尔玛公司于2015年1月20日与五福公司办理入场移交检查手续。五福公司对此予以确认。
关于损失情况。
陈乙元应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为其父亲陈永华,出生于1947年4月14日,事发时需被扶养12年,由陈乙元等6兄弟姐妹共同扶养。
蔡斫主张为陈乙元垫付了住院期间生活费、杂支费2500元,垫付了为陈乙元护理的工友费用、工资5130元,垫付了陈乙元2015年5-10月的房租、生活费4360元、垫付了伤残鉴定费1800元,并提供了四张收据佐证。收据载明了蔡斫主张的项目及金额,并有陈乙元的签名。蔡斫主张系第一次庭审当天找陈乙元签名确认的。陈乙元主张蔡斫以不让其外刘某豪作为证人出庭为由要求其在收据上签名,但陈乙元实际并无法核实蔡斫是否支付了该费用,仅能够确认蔡斫支付了鉴定费1800元,也支付了生活费,但金额无法确定。
关于医疗费。郭成亮主张系蔡斫找质鼎公司垫付的,其没有处理过。蔡斫主张其提供的证据解除合约协议书中有涉及医疗费处理内容。
原审法院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陈乙元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病历资料、证人证言、证明,蔡斫提供的解除合约协议书、代支付工人工资委托申请书、退场补充协议、单项工程现场量数清单、照片、“五福工地关于泥水班组员工工伤过程”、收据、协议、工程用款申请表、通话录音,郭成亮提供的解除合约协议书、代支付工人工资委托申请书、退场补充协议、单项工程现场量数清单、照片,质鼎公司提供的仲裁裁决书,五福公司提供的施工合同、营业执照、资质证明,沃尔玛公司提供的租赁协议部分页面、进场函授权委托书、业主工程移交检查清单以及原审法院庭审笔录等。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案由系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一、各方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二、陈乙元的损失情况。
关于焦点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二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陈乙元受蔡斫管理、安排施工,报酬由蔡斫发放,其与蔡斫之间形成劳务关系。蔡斫主张其与陈乙元共同受雇于郭成亮,但与解除合约协议书、退场补充协议、单项工程现场量数清单载明的内容(蔡斫作为分包人与郭成亮及质鼎公司进行结算)以及证刘某豪陈述的事实(其是蔡斫的外甥,案涉施工现场由其管理)不符,对蔡斫的辩解意见,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原审法院认定蔡斫与郭成亮系分包关系。郭成亮主张其从质鼎公司分包案涉施工项目,有解除合约协议书、退场补充协议佐证,该内容与蔡斫提供的协议、通话录音相互印证,原审法院予以采信,质鼎公司主张其与郭成亮不存在分包关系,依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对于爱富兰公司,其主张承接五福公司的案涉工程后由其自行施工,但经原审法院限期其提供相关材料,爱富兰公司逾期未提供,无法证明其具体施工情况,加之从陈乙元受伤的地点系五福购物中心这一爱富兰公司所承接工程的地点,以及蔡斫提供的“五福工地关于泥水班组员工工伤过程”上加盖了爱富兰公司确认真实性的爱富兰公司项目印章,可以反映出陈乙元进行施工的案涉工程施工项目存在转包分包的情形,对爱富兰公司的辩论意见,原审法院不予采信。根据上述规定,爱富兰公司、质鼎公司、郭成亮作为分包人、蔡斫作为接受劳务的一方,应对陈乙元的受伤承担赔偿责任。五福公司作为发包人,发包给具有相应施工资质的爱富兰公司,无须对陈乙元的受伤承担赔偿责任。沃尔玛公司并非案涉工程的发包人,也不是陈乙元的雇主,且陈乙元受伤时,沃尔玛公司尚未入场,故陈乙元要求沃尔玛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另外,陈乙元站在脚手架上施工,未注意自身安全,自身存在一定过错,原审法院酌情确定爱富兰公司、质鼎公司、郭成亮、蔡斫承担陈乙元损失90%的责任。
关于焦点二。结合陈乙元的主张及损失情况,原审法院认定如下:
1、医疗费:15537.4元,已由质鼎公司承担10537.4元、蔡斫承担5000元,有解除合约协议书佐证,郭成亮对此亦予以确认,该医疗费属于陈乙元的损失范围,原审法院一并予以处理。
2、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陈乙元构成十级伤残,有鉴定意见书予以佐证,原审法院予以认定,残疾赔偿金为:12245.6元/年×20年×10%=24491.2元。被扶养人生活费为:10043.2元/年×12年×10%÷6=2008.64元,合计26499.84元。
3、住院伙食补助费:住院37天,每天100元,合计3700元。
4、护理费:陈乙元主张住院期间由一人陪护,但没有相应的医嘱证明,原审法院对此不予支持。
5、误工费:陈乙元住院37天,医嘱建议全休4周,误工65天。陈乙元从事建筑行业,可按国有同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51588元计算误工费,51588元/年÷365天/年(按陈乙元主张的天数计算)×65天=9186.9元。
6、车旅费,即交通费:陈乙元未提供票据佐证,但客观存在交通费用支出,原审法院酌情确定为300元。
7、鉴定费:1800元,有发票佐证,原审法院予以支持,该费用已由蔡斫支付。
8、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陈乙元的伤残等级以及结合双方的过错程度,原审法院酌情确定为4500元。
上述损失除精神损害抚慰金外合计57024.14元,由爱富兰公司、质鼎公司、郭成亮、蔡斫连带承担90%的赔偿责任,为51321.73元,与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55821.73元。质鼎公司已支付10537.4元、蔡斫已支付6800元(5000元+1800元),应予抵扣,扣除后尚应赔偿38484.33元。对于蔡斫主张为陈乙元垫付的其他费用,虽然有收据佐证,但蔡斫亦自行确认收据系本案第一次庭审前让陈乙元一次性补签,不能证实实际发生的具体金额,且该些费用不属于上述法定赔偿项目,故原审法院对此不予认定,但对陈乙元确认的蔡斫支付的生活费,属于自认,原审法院予以认定,因陈乙元未明确具体金额,原审法院以蔡斫主张的金额为准,即4360元,扣除该款项后,尚应赔偿的金额为34124.33元。对陈乙元超过该金额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一、二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限爱富兰公司、质鼎公司、郭成亮、蔡斫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连带赔偿34124.33元给陈乙元。二、驳回陈乙元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一审受理费1238元,由陈乙元负担585元,爱富兰公司、质鼎公司、郭成亮、蔡斫负担653元。陈乙元起诉时已申请缓交受理费并经原审法院批准,双方当事人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审法院缴交各自应负担的受理费。
上诉人爱富兰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陈乙元是为蔡斫提供劳务,应当由陈乙元、蔡斫之间按各自过错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爱富兰公司与陈乙元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陈乙元也没有为爱富兰公司提供劳务,爱富兰公司无需承担陈乙元的损失。(二)陈乙元只是从事简单工作导致受伤,其应承担至少50%以上的责任。(三)爱富兰公司将工程分包给具有施工资质的质鼎公司,在本案中没有任何过错,依法无需承担责任。据此,请求本院:1、撤销原审判决,改判由蔡斫、郭成亮承担陈乙元的全部损失。2、本案诉讼费由陈乙元、蔡斫、郭成亮承担。
上诉人质鼎公司亦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陈乙元是为蔡斫提供劳务,应当由陈乙元、蔡斫之间按各自过错承担相应赔偿责任。质鼎公司与陈乙元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陈乙元也没有为质鼎公司提供劳务,质鼎公司无需承担陈乙元的损失。(二)陈乙元只是从事简单工作导致受伤,其应承担至少50%以上的责任。(三)郭成亮以其自身技术、经验为质鼎公司交付工作成果,质鼎公司与郭成亮之间是承揽合同关系,非分包合同关系,郭成亮的工作不需要施工资质,质鼎公司不存在过错,无需承担责任。据此,请求本院:1、撤销原审判决,改判由蔡斫、郭成亮承担陈乙元的全部损失。2、本案诉讼费由陈乙元、蔡斫、郭成亮承担。
被上诉人陈乙元答辩称:爱富兰公司、质鼎公司是连环发包关系,应承担连带责任,陈乙元工作中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质鼎公司与郭成亮是分包关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郭成亮答辩称:蔡斫支付的5000元医疗费是郭成亮支付的。
被上诉人蔡斫答辩称:陈乙元2014年-2015年住院期间的费用、鉴定费、交通费、生活费、住宿费是蔡斫支付的,一共支付了14600元。
原审被告沃尔玛公司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对原审查明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质鼎公司提供资质证明,证明其具有建筑装修装饰工程专业承包二级资质。
本院认为,本案系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原审法院认定郭成亮分包工程给蔡斫,蔡斫雇佣陈乙元,各方当事人均未就此提出上诉,本院予以确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本院应当对爱富兰公司、质鼎公司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根据本案各方当事人在二审中的上诉和答辩,本案争议焦点是:爱富兰公司、质鼎公司是否应承担责任及如何承担责任。
首先,关于质鼎公司的责任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总承包人经发包人同意,可以将自己承包的部分工作交由第三人完成。禁止承包人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所谓的建筑工程分包,即是指建筑工程承包单位,根据总承包合同约定或经建设单位认可,将其总承包的工程项目的某一部分或某几部分,再发包给其他承包单位。本案是五福购物中心装饰装修工程,依法属于建设工程范畴,质鼎公司将其中的泥水,拆墙工程交给郭成亮施工,符合上述法律规定的建设工程分包行为。质鼎公司主张其与郭成亮是承揽关系没有依据,本院不予采信。由于郭成亮并不具备建设工程施工资质,质鼎公司将部分工程分包郭成亮违反了法律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质鼎公司依法应与雇主承担连带责任。
其次,关于爱富兰公司的责任问题。质鼎公司具有装饰装修施工资质,爱富兰公司将工程给质鼎公司施工,并未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依法爱富兰公司无需承担责任。原审法院认定爱富兰公司承担责任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最后,陈乙元是在脚手架上施工期间因墙面倒塌砸到脚手架导致受伤,虽有未注意自身安全的过错,但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是拆墙导致墙面倒塌,故原审法院酌情认定陈乙元自身承担10%的责任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质鼎公司、郭成亮作为发包人,蔡斫作为雇主,根据本院援引上述法律规定,依法应承担90%的连带赔偿责任。至于蔡斫主张的垫付费用,因蔡斫并未提出上诉,本院对此不予审查。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爱富兰公司的上诉部分有理,本院予以部分支持。质鼎公司的上诉没有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5)东二法朗民一初字第92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5)东二法朗民一初字第92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限广东质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郭成亮、蔡斫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连带赔偿34124.33元给陈乙元。
三、驳回陈乙元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受理费1238元,由陈乙元负担585元,由广东质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郭成亮、蔡斫负担653元。陈乙元起诉时已申请缓交受理费并经原审法院批准,双方当事人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审法院缴交各自应负担的受理费。本案二审受理费1306.22元,由广东质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自行负担其上诉部分上诉费653.11元,广东爱富兰建设有限公司的上诉费653.11元,由广东质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郭成亮、蔡斫负担353.11元,由广东爱富兰建设有限公司负担3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 浩
代理审判员  廖志明
代理审判员  冯婉娥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四日
书 记 员  梁玮珊
第1页共16页

同地区最新中标企业